(轉載)教院培訓教師辨識語障生

本文由 大同學習村第四代村長 在 2011-03-21 發表於 "融合教育討論區" 討論區

  1. 大同學習村第四代村長

    大同學習村第四代村長
    Expand Collapse

    對有語障的兒童,準確的辨別是幫助他們的第一步,但要求老師準確找出他們的語障問題是不可能的;如果一班有三、四十位學生,老師要辨別出學生有語言障礙更是不容易,因為一位學生讀書三分鐘給老師聽聽,計算一下也要90分鐘(如果一班有30名學生),況且語障的情況、程度有不同的表徵,所以老師對此確有點束手無策。可是對家長來說,卻是十分難受,因為孩子若有語障,家長通常會依賴老師作判斷,可是卻沒有這個空間和知識。

    以下可能是一個十分鼓勵的進步:

    (星島日報報道21-3-2011)兒童出現語言障礙影響學習進度,香港教育學院語言資訊科學研究中心估計,全港約有百分之五的小學生患有語言障礙,以本港人口推算,全港有一萬七千名小學生有語言障礙,但在職老師未能有效分辨學童語言障礙,令部分學童失去及早獲得治療的機會;建議加強在職教師及言語治療師對語言障礙和語言學的認識,令學童盡早獲得適切治療。

    政府於零六年推出首套「粵語(香港)語言表達量表」,讓專業言語治療師可以準確地識別及診斷學童的語言問題,參與製作評估工具的香港教育學院語言資訊科學研究中心總監鄒嘉彥表示,推出評估工具前,曾以一千一百二十位五至十二歲的小學生作對象,發現有百分之五的學生出現語言問題,這個數據與外國研究相若,例如美國同樣有百分之五至八的學童患有語言障礙。

    他舉例,以零九年的三十四萬小學生人口推算,估計全港有一萬七千名學童有語言問題,但至今政府仍未正式統計語障學生的數目,預料有不少的隱藏語障學生未被發現。他又補充,若學童入學前未被發現語言問題,入學後要處身兩文三語的學習環境,語文能力自然遠遜正常學生,影響他們社交和學業的發展。

    教院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助理教授袁志彬表示,不少教師因未能識別學童語障的特徵,而誤會不跟從口述指令的學生是反叛或不專心,令隱藏的語障學童失去及早治療的機會。他又稱,當局雖要求學校一成的老師接受三十小時的特殊學生支援訓練,但只建立基本的語言障礙認識,故應提升老師對語言障礙的認知和識別能力,令學童盡早獲得適切治療。

    袁志彬坦言,曾聽聞有學校要求言語治療師於一小時內輔導十位語障學童,使學生得不到應有治療質素,他指政府實行的「加強言語治療服務」已有五、六年,但對學校運用資助的情況未有嚴格監管,亦未見局方發表成效或檢討報告,反映政府對支援語言障礙學童的重視性不足,建議要加強服務質量。

    教院計畫今年九月推出教育語言學暨言語科學文學碩士課程,提供四十個學額,目的是加強在職教師及言語治療師對語言障礙和語言學的認識。

    以上報導轉載自《星島日報‧教育版》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edu/0321go01.html
     
    #1 大同學習村第四代村長, 2011-03-21